《我的诗篇》在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再斩双奖

发布时间:2015-12-26 16:11:17 发布者:网络视听 浏览次数:1637


秦晓宇、爆破工诗人陈年喜与吴飞跃在闭幕式上合影


12月10日晚,在暨南大学礼堂举行的中国(广州)国际纪录片节闭幕式上,由吴晓波担任总策划,吴飞跃、秦晓宇联合执导的《我的诗篇》获得了最后颁出、份量最重的一个奖项——年度最佳纪录片;本片同时还获得了最佳纪录片音效奖,授奖词为:“在《我的诗篇》中,影片的音乐、主人公的话语,以及影片的原声对影片良好效果的取得都至关重要。影片采用的技巧高超、细腻,将影片的音效打造得同片中的诗歌一样优美。”这是广州纪录片节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作品同时赢得两个奖项。导演吴飞跃、秦晓宇,还有影片主角之一、爆破工诗人陈年喜一起见证了这一刻。陈年喜还在大会现场朗读了他的代表作《炸裂志》。

x9.jpg

吴飞跃、秦晓宇上台领取年度最佳记录片奖


x10.jpg

吴飞跃领最佳音效纪录片奖

作为具有巨大国际影响力的专业纪录片节,本次广州节共有包括美国、加拿大、法国、意大利、波兰、以色列、新西兰、日本等88个国家和地区的2264部/集作品参与评优,相比去年,参评作品数量有很大提升,影片质量也受到评委的认可,竞争非常激烈。经过初评和复评,共有51部作品入围终评,接受来自德国、英国、韩国和中国的七位评委的最终评定。



x11.jpg

陈年喜朗读成名作《炸裂志》


x12.jpg

秦晓宇、吴飞跃接受主持人陈晓琳访谈


一个有趣的小插曲,大会进行到一半时,主持人问德国评委克劳迪娅,哪一部作品给她的印象最深?她说,这很难说,如果只选一部,她会选《我的诗篇》,这部作品既有中国传统的因素,又有深刻的现实问题。但克劳迪娅说的是影片的英文名“the verse of us”,主持人一时不知她说的是哪部影片。


x13.jpg

纪录电影《我的诗篇》获得中国(广州)国际纪录片节“金红棉”年度优秀纪录片,评委评语:评审委员会认为在本次优秀的终评影片中,《我的诗篇》取得了非凡的成就,它用独到的手法,将诗歌、音乐和影像有机的结合起来,带着观众踏上美和感动的旅途。

去年十一月,我们带着刚刚制作好的第一版片花来到中国(广州)国际纪录片节,由于一些偶然因素,一开始并没有入选提案大会。后来在《归途列车》导演范立欣及国外友人的极力推荐下,重新赢得了提案的机会。在最后一天的提案会上,《我的诗篇》赢得了全场最长时间的掌声,一个德国友人说,“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中国故事。”这次再来广州纪录片节,我们想起了那表达我们创作初衷的第一版片花:


点击观看视频《一个时代最后的秘密》

重温这一版片花,就是提醒自己莫负初心。那时,我们仅仅觉得工人诗歌是个伟大而边缘的事物,应该通过电影这种强有力的形式传递给更多的人,把其中的诉求和能量释放出来,却大大低估了未知的困难。在完全没有落实投资、整个故事脉络还不甚清晰、拍摄对象也没有完全确定的情况下,我们仅靠大象微纪录的创业积累和一腔热血就上路了。一年多来,我们联合蓝狮子出版了两本工人诗集,拍摄了十二部微纪录片和一部纪录电影,搞了许多场工人诗歌的朗诵会、研讨会、演讲会,并在网上联合几十家机构和各界人士发动了读工人诗行动。至少,通过我们的努力,让“沉默”已久的一个群体以及为此群体立言的诗歌,进入了人们的视野,其影响力甚至波及国外。就在昨天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了姜赟的文章《工人“诗经”呼唤社会“朗诵”》。文章中他谈到《我的诗篇》之所以感人肺腑,缘于“诗歌的魅力、工人的力量与时代的困惑”,他还谈到工人诗歌“正是注入了讨薪、黑砖窑、瓦斯爆炸、断指与死亡的‘现实之钙’,比起小清新追捧的鲜肉营养,更有思考的价值”,姜赟在文章结尾处写下了这样的愿景:“聆听工人诉求,需要‘社会的朗诵’,在阳光普照中挥洒发展成果的共享”。希望这句话能成为全社会的共识。